您现在:广东记协网>评奖评优
获奖者说 | 《锦绣纪》(海外版):惠心巧手织锦绣 恰是细微涵精华
2018-02-06 10:50:00 

  我们常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民族的”更多的是民族的内容,但形式一定要让世界看得明白、听得懂。对于国际传播来说,历史文化类的纪录片如果偏好宏大叙事往往会过于复杂高深。所以,“国际表达”的有效途径之一就是由大化小,再以小见大。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国际传播获奖作品《锦绣纪》(海外版)纪录当代中国与蚕桑技艺、丝织艺术相关的人和事,藉此讲好“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真实记录现实,生动里见深意

  创作伊始,我们就定了一个目标,要聚焦现实的“活力中国”,不只要讲述历史文化,更要用脚步丈量大地,用镜头纪录梦想。

  《锦绣纪》(海外版)是三集同名纪录片应用于外宣的精简版,节目由苏州市广播电视总台和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联合摄制。自2015年年初正式开拍,历时近两年,摄制组转战大半个中国,更远赴海外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版有针对性地做了人物故事的浓缩,从人物出发,以故事切入,做到了两个涵盖:一是丝绸盛产区的地理覆盖,二是丝织品种和丝织人物的多样化呈现。

丝绸曾是中国独有的特产,它长期助力了中国传统经济的繁荣,自然也就形成了很多盛产丝绸的地区。我们的纪录从华北地区开始,自北向南再至西南,做了较完整地呈现:聚焦北京、山东昌邑和潍坊、江苏苏州、浙江杭州和桐乡、广东顺德、贵州黔东南,乃至西藏林芝地区。这样布局,目的是为了说明中国从古至今都是丝绸生产大国,而地理分布也能从一个侧面带出丝绸历史的脉络。

  节目一开始,我们讲述了贵州黔东南苗族老人耿老木制作“百鸟衣”的故事。苗族人让蚕直接把丝吐在木板上,揭下来就是一块丝绸,然后在丝绸上绣花,那些神秘的花纹据说记录了苗族人作为蚩尤的后代迁徙的过程。这段生动纪录带出了丝绸源头之一。蚩尤的后代养蚕而不缫丝,中原地区则保留着养蚕缫丝的千年传统。节目很快将镜头跳转至东部地区。4700多年前,浙江钱山漾的先民就用缫过的丝织出了最早的平纹织物——绢。如今,山东昌邑的魏耀林正用这样的绢帮助张氏父子完成百只风筝“百鸟朝凤”的心愿……就这样,节目将中国丝绸的溯源和发展埋藏在具体的人物和故事中,用今人说古人,更真实也更生动。

  以蚕丝为原料纺织出的织物多种多样,丝织艺人穷尽一生方有可能将其中一种做到极致。节目涉及了纱、绢、杭罗、莨绸等织物,讲述了风筝、汉服、时装、刺绣等运用这些织物做成的产品,当然,我们最为关注和聚焦的还是这一片锦绣后有故事的人。

  在中国盛产丝绸的广袤大地上,活跃着一批用生命与丝绸结缘的人,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区域,操持着不同的技艺,进行着各自的探索,体验着不同的人生和情感,其丰富性往往让人始料未及。他们是个体,也是一个群体,通过他们可以由微观见宏观,以生动见深刻。

  节目以人物讲织物,用技艺显情谊。魏耀林对手工织绢的固守、张氏父子对绢制风筝的情有独钟、郑英和邵官兴对杭罗的推崇、梁子夫妇对莨绸神奇魅力的探寻,以及余福臻和梁雪芳对刺绣艺术的极致追求和创新突破……

良好的社会反响证明一个简洁而朴素的道理:唯有深入基层、亲临现场,才能收获真实的纪录,也唯有真实的纪录才能赢得真实的传播。

  精彩呈现故事,创新中品味道

  节目讲什么很重要,怎样讲也同样重要。讲好故事,其实是一门“发现的艺术”。《锦绣纪》(海外版)发现了一群以丝绸为生、用丝绸编织梦想的人,同时也用优质的影像发现了丝绸和技艺本身。

  节目全程使用4K高清数字摄像机拍摄,积累的素材量近40T。一缕蚕丝至轻至柔,一方织物千丝万缕,节目很多地方都用了百微镜头,甚至自制了超微镜头接环,而随着接环增多,镜头稳定难度提高,即使自制了沉甸甸的云台,拍摄时,一个呼吸,仍会捎带镜头微颤,所以很多镜头都是摄影师屏住呼吸完成的。

  对蚕丝和丝织物观众可能已经司空见惯,但在这个节目中,很多微观的呈现还是会带来惊奇和惊喜。

  一根蚕丝的截面直径0.02毫米,肉眼很难看清,而蚕丝的截面竟是两个三角形;特殊成分的淤泥和植物结合,能神秘催生织物新的质地和色泽;用来刺绣的丝线已是很细,但在微距镜头下竟是许多蚕丝绞成的一股;绣金鱼的尾巴,要将一根丝线劈成六十四分之一;小蚕从细如菜籽的卵壳里挣脱出来,原来历尽艰难。

  这些能让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影像,拍摄起来颇费周章。比如拍摄小蚕出卵壳,要彻夜守候。而第一次拍摄效果欠佳,只能再等一年,一个镜头,拍摄周期跨了两年。

  要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打造国际化的影像品质”是必备的条件,中国的电视人正在努力缩短与国际的距离。这样的努力也体现在故事的讲述方式上。

  《锦绣纪》(海外版)片长40分钟,包含了6个大故事和4个小故事,涉及到13个主要人物,节目采取碎片式的叙事策略,故事与故事相连,其间有连缀也有跳跃,有的大故事还套有小故事。如在讲述清华大学教授李薇寻找薄纱用于舞台表现的过程中,我们插入了西汉马王堆出土的素纱襌衣的复织故事,既带出历史,又聚焦于古今对话和碰撞。人物故事的展开,大都表现了人与人的关系,注重用人物关系来推动故事。其间,编导会有一些不影响真实性的干预。如拍摄风筝艺人张氏父子时,儿子张建民原本并没有打算在当年父亲生日时帮父亲完成百只风筝“百鸟朝凤”的心愿,我们建议他将计划提前。后来与料想的一样,这件事触动了父亲张克杰情感的爆发。当手工丝绢风筝迎风放飞的时候,九十岁的老人接过风筝线,脸上露出了孩童般的笑容。

  自由跳跃的碎片化的叙事使节目具有更好的视觉效果和节奏,能够有效抓住当代观众的注意力。当然,也要注意不能使节目因此滑向琐碎和凌乱。《锦绣纪》将众多的人物和故事连缀在一起,用的是一根情感的线索,无论古往今来、无论东西南北,人们都热爱自然的神奇造化,都追求美好的情感和幸福的生活。开掘和表现人类共同的情感,将叙事架构从宣传思维转向故事思维,这是一部纪录片能够被不同国家、不同语言、不同政治背景的人们共同接受的灵丹密钥。

  聚焦人物心灵,细微处见精神

  人物、技艺、故事、情感,最终凸显的应是精神的内核,一部讲述蚕桑和丝织的纪录片,彰显工匠精神是题中应有之义。

  魏耀林用丝绸厂机器化生产的盈利所得,维系着手工织绢脆弱的延续,甚至制绢用的刷子也成了他一心想要恢复制作的宝贝;马王堆素纱襌衣的复织用了十三年,当代人为之绞尽脑汁、屡败屡战;邵官兴是如今唯一掌握杭罗全套织造工艺的人,保护和传承这份带着家族记忆和祖先温度的技艺是他生活的全部;梁子夫妇将自然的神奇造化与T台的时尚设计结合在一起,痴迷于传统的现代复兴;刺绣界的“猫王”余福臻将最好的时光和技艺献给了国家,退休后要为子女绣一幅作品,留下妈妈的牵挂;从乡镇走出来的绣娘梁雪芳如今是清华大学的客座教授,她的苏绣创新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这是一些不平凡的普通人,展现出来的不只是工匠精神,还有勤劳、智慧、善良、坚韧、创新和奉献等,他们用行动和梦想阐发中国精神、展现中国风貌,汇聚成真实可感的中国力量,增强了文化自信。节目播出时,引发网友大面积“围观”及讨论,赢得赞扬。有网友试探性地提问:“只有我觉得看这种纪录片是一种享受吗?”瞬间多条弹幕紧跟——“还有我”“同享受”“你不是一个人”;众多网友激动表示:“何为华夏?华乃章服之美,夏乃礼仪之大。” “不以细而不为之,并依势而动,小小的丝绸里蕴含大智慧。”“这才是真正的‘颜’值爆表”“中国的就是精美细腻”。

  保持人民情怀,记录伟大时代。这些不平凡的普通人,他们的坚持、追求和梦想,也第一时间感动和鼓励了节目摄制组,我们以对等的工匠精神去纪录那些不知疲倦令人尊敬的创造者们,以艺术审美的眼光,也以科学求证的方法注重每一个细节。讲好中国故事,镜头中要有人,笔下要有人,心中更要有人。节目创作者的真诚也是实现成功的国际传播的一个先决条件。(本文作者系苏州市广播电视总台编导)

主办: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协办:南方新闻网

Copyright 2013 www.gdjx.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记协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ICP 经营许可证号:粤ICP备1307212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