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广东记协网>三项学教
在路上
2015-11-09 15:41:00  本网

  我非常的幸运,大学一毕业,就干了新闻。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我采访了很多人,哭过,笑过,感动过。我特别感谢记者这样一份职业,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体验。

  五年前,从广西来中山打工的阿芳拨通了报料电话,她想让电视台帮忙联系在自己死后捐赠遗体的事,接电话的是我台记者江秀娟,当又黑又瘦个头又小的阿芳出现在面前时,当得知她已经是乳腺癌晚期并因此被房东赶出了出租屋时,江秀娟突然意识到,当务之急并不是做一篇感人的采访,她需要尽全力帮助眼前这个在中山举目无亲,此刻又身无分文的女人。搁置了采访后,江秀娟东奔西走,找朋友借房子,筹措医疗费用,与好心人一起将阿芳送进了医院。弥留之际,阿芳用最后的力气微笑着说,你们陪着我的这两个月,是我这辈子活得最踏实的日子,我没有遗憾了。阿芳走了,有人问江秀娟,那你不遗憾吗?如果当初能多花点时间去采访去拍摄,肯定能拍出更多获大奖的新闻啊!可江秀娟却说,能够让生命在最后的时刻得到温暖,这个意义远远大于新闻本身,不是吗?在那一刻,我读懂了一名记者的取舍,读懂了一个媒体人情为民所系的朴素情感。

  2014年8月1号,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大风导致阜沙开往东升的渡船发生了倾覆,十多人失踪。我和我的同事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乘坐海事部门的搜救船只,来到事发的河中央进行直播报道。在漆黑的夜里,在呼啸的风中,我们一路执着寻找失踪乘客,一直追问渡轮倾覆原因。我和摄像的双脚泡在水中两三个小时,脱掉鞋袜时才发现,双脚都被泡得发白了。有的记者,从头到脚都淋湿了,还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写稿子编片子一忙就是一整夜。还有的,当他们在采访的时候,差点撞上一块在狂风暴雨中坠落的广告牌,与死神差肩而过。也许有人会问,这大风大雨的,你们何必呢?是啊,何必呢?在非典肆虐的时候,我们何必要不顾家人的担心,毅然穿上隔离服深入病区记录影像?在雨雪冰冻灾害降临的时候,我们何必要放弃返乡团圆的机票,一边帮被困在路上的群众推车送水,一边去完成采访。在火烧连营大家都往外逃生的时候,我们何必要为拍摄到火灾的真实场景而通宵达旦不眠不休呢?每一次,当面对种种不解和质疑,我们的内心总有一个坚定地声音:道听途说不是新闻,感想随笔不是新闻,只有亲眼见证,亲身经历,亲自书写,才能彰显新闻的价值,因为事实,最有力量。

  有人说,记者是无冕之王,可你们知道吗?我们当记者的,也有一怕,怕什么呢?我和我的同事曾经跟着两个外来务工的兄弟一起去讨要他们的工伤赔偿款,却被老板软禁在了办公室里,当时老板就拿出这么厚厚的一沓钱,说要和我们交个朋友,看到我言辞的拒绝后,他的脸刷一下就变了,冷笑着说,切,装什么装。好不容易抽身逃脱,没想到,我身边的这两位农民工兄弟竟然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百块钱,看着这手里的钱,我感慨万千。是,现在是有一些人把是非曲直和金钱和权利混为了一谈,可要真都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还配得上铁肩担道义的记者二字吗?从那天起,我和我的同事扛起了摄像机开始跟踪报道。当两个农民工兄弟,用他们那断了三根指头的手,颤巍巍地捧回七万元赔偿款时,他们笑着笑着,竟笑出了眼泪。在那一刻,我释怀了,我们用实际行动,坚守了一个记者无私无畏的承诺,捍卫了一个媒体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信仰。           

  在我的记忆中,类似这样的片段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在路上,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不断前行!这些故事,成为了我青春岁月里最难忘的回忆,而新的故事,正在发生。因为职责,我们必须在现场,因为使命,我们永远在路上。那些淳朴的话语,无悔的笑脸和忘我的胸怀,都将化作一份感动,一种力量,激励我们在影像中记录真善美,在前行中传递正能量,争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的新闻人。

  (中山广播电视台记者 黄鹏敏)

主办: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协办:南方新闻网

Copyright 2013 www.gdjx.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记协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ICP 经营许可证号:粤ICP备1307212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