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广东记协网>三项学教
坚守
2015-11-09 15:42:00  本网

  画面上这种动物叫做滇金丝猴,生活在我国云南接近藏区一带,是我国的特有物种,数量十分稀少,继大熊猫之后,被列为第二国宝。

  这是一位中山大学的老校友,他叫龙勇诚,被誉为“滇金丝猴研究第一人”。近30年来坚持野外科考,在中山大学90周年校庆上,我们偶然相识。究竟是怎样奇妙的缘分能够让他甘心在边塞苦寒之地默默奉献30年?带着疑问,我们决定去一探究竟,重走他的找寻之路。

  采访从云南的白马雪山开始,龙勇诚一身标准的野外装束,冲锋衣裤、徒步鞋、花白的头发剪成很随意的样子。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徒步一个多小时,才第一次见到了这可爱的滇金丝猴。

  龙勇诚告诉我,现在要见上猴子一面不算难,可在30年前,简直是难如登天。仅仅是找猴子就花掉了他近十年的时间。

  那还是1987年,在昆明动物所工作的龙勇诚接到一个老朋友的电话,说收购到12副滇金丝猴骨架,可以提供给他作科研用。一种不妙的预感在龙勇诚心头蔓延,滇金丝猴以罕见著称,怎么可能一次就能搞到12副骨架呢?那次,他用了整整四天,从昆明坐长途车赶到德钦县。从朋友拖出来的一只大麻袋里,他第一次亲眼见到了滇金丝猴的完整骨架。这一眼,让龙勇诚的心猛得沉了下去。

  在昆明动物所里,我们拍摄了其中几副珍贵的骨架。听龙勇诚说,这显然是一次围猎的成果。由于滇金丝猴个体较大,成年后体重能达到50公斤,曾经是当地少数民族居民获得肉食的重要来源。而一个猴群最多能有数百名成员,在猎枪的包围下,受伤逃走的猴子可能有二三十只之多,其中的大多数会落下残疾,甚至在伤痛中死去。

  龙勇诚万万没想到,一种被国家严格保护了几十年的动物,竟然还处于如此危险的生境。而查阅资料后,他更加惊讶的发现,当时国内外对滇金丝猴的记录几乎是一片空白。于是龙勇诚决定,他要向国家申请课题,由他来把这些猴子一群一群的找到,然后再去研究,去保护。龙勇诚就这样,带着他作为一名科研人员的情怀和使命,踏上了自己的坚守之路。

  短短十几天的拍摄,根本无法浓缩龙勇诚这些年走过的所有路线。从寻找痕迹开始、到日以继夜的追踪,他在当地人提供的线索下一点点地接近滇金丝猴。困倦的时候只能靠在树桩上打盹,寒夜里凑近篝火都不够取暖。补给食物除了大米就是咸肉菜干,吃一顿新鲜蔬菜简直都是奢求。龙勇诚和助手在山上住废弃的猎棚和简易的帐篷,有好几次突然遇到大雪,都差点要了他的命。

  花了近一年时间,龙勇诚终于找到了第一个滇金丝猴群。当自己魂牵梦引的生灵终于出现在眼前时,龙勇诚惊呆了。这些脸孔是如此的美,如此充满灵性,简直像极了人类。这更加坚定了他继续寻找滇金丝猴的信念。此后,他又在南至云南大理,北达西藏芒康的区域内不停探索,用自己的脚印一步步丈量着滇西北的雪山高原。最长的一次,他一整年呆在观测营地没下过山。龙勇诚的妻子告诉我,她那两年都没见过自己的丈夫。

到1995年底,龙勇诚用了近十年,在澜沧江与金沙江之间,找到了18个猴群,总数约1500只。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对这一物种的种群数量和地理分布有了明确的记载。当地的老百姓向我们说起龙勇诚时,都亲切的叫他“雪山猴王”。

  猴子找到了,龙勇诚便开始琢磨如何保护它们。他用自己在寻找猴群时与当地人建立的信任,组建起了一支护猴队。记得拍摄当天,我和我的摄制组跟随护猴队一起,凌晨五点就摸着黑爬上3000米海拔的山峰,在接近零下十度的寒冷天气里,龙勇诚和护猴队员们,只穿着薄薄的棉衣,烤两个土豆就当做早餐。这个时候滇金丝猴刚刚醒来,他们就要忙着喂食和观察记录。像这样的工作需要他们在山里呆上整整一天。而在这十几年中,龙勇诚几乎天天如此。

之所以生活过得如此简朴,是因为龙勇诚知道,建立保护区需要经费,维持护猴队开支也需要经费,他必须精打细算地将钱用在刀刃上。他像导游一样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介绍基地里6个猴群的每一位成员,讲解原始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希望通过我们的报道争取更多的社会捐款。龙勇诚已然将自己的命运与这些滇金丝猴联系在了一起,只要对它们有益,便觉得义不容辞。

  白发渐增,少年不再。从32岁进山,到今年将年满60岁。龙勇诚把自己最宝贵的28年完完全全的交给了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这样无条件的坚守,是龙勇诚对自己事业的尊重,更是对年轻人的激励。体力下滑,心脏不好,都没有让他停下脚步。但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培养接班人,把倾心多年的事业传承下去。去年,香港著名爱国人士、中山大学生物系老校友曾宪梓先生得知他的事迹后,奖励龙勇诚100万元港币。而就在我们采访期间,龙勇诚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他要将这笔钱全部捐出,在自己的母校——中山大学设立灵长类动物研究所,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滇金丝猴。在中大90周年校庆上,龙勇诚也被评为了“十大感动中大校友”。

  我们的专题片播出后,引起了广东生物学界和社会的关注,中山大学计划每年寒暑假组织学生去云南,进行滇金丝猴的实地考察研究。而这,正是龙勇诚希望看到的。在采访结束后,我问了龙勇诚一个问题。是什么支撑着你走过这28年?他告诉我,这些雪山精灵是他一生挚爱,以至于老婆孩子有时都会吃醋。而因为爱,他把保护滇金丝猴当作自己的分内之事,能够大半辈子坚守一份自己所爱的事业,让他感觉很幸福。龙勇诚的回答让我感动不已。是啊,现在很多人常常问,什么是幸福?怎么才算幸福?在采访龙勇诚的过程中,我分享了他的幸福,并被他近30年守护滇金丝猴的那份情怀深深打动。坚守信念对于我们新闻工作者也是一样。只有坚守,才能抹掉我们身上的浮躁,更加贴近真实;也只有坚守,才能在那些艰辛的过程里品尝到幸福的滋味。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算得上一名好记者,但我愿用我的镜头记录下更多这样坚守者的故事。

  (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 陈琨)

主办: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协办:南方新闻网

Copyright 2013 www.gdjx.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记协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ICP 经营许可证号:粤ICP备1307212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