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广东记协网>业务研究
《社长室之冬》:报纸王国的艰难抉择
2017-06-13 15:20:00 

  130年的辉煌历史,经历过战争和不景气的历练,日本最大报社《日本新报》却在网络时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发行量大幅下跌,销售额剧减,广告收入持续低迷,报社经营陷入瓶颈。生死关头,报社老总作出了一个惊人决定:卖掉报社。而收购方,是一家外资大型互联网公司。
  日本民营电视台WOWOW的5月新剧《社长室之冬》,开场就以一场血淋淋的商战,展示了传统媒体在时代漩涡中的艰难抉择。
  收购方代表青井,有财大气粗的资本支持,又有对新闻理想的坚持,开出的条件也堪称“心狠手辣”:废刊——保留新报品牌,停止纸质报纸发行,全面转向网络。这意味着庞大的印刷和配送体系将被废止,大规模的裁员无法避免。
  资方咄咄逼人,内部又有工会组织的抗议,报社创始人后代的阻挠。此外,还有来自政界的强大反对势力。
  议员三池是政治势力的代表。“网络是信息的海洋,洋流可不是随心所欲能操控的……报纸还有利用的价值,如果好好加以利用,不仅能防止负面新闻的扩散,还能让他们写些对我方有利的正面报道。只要我们摆出一副诚恳听取媒体意见的样子,政治参与感就会令他们麻痹,对政治批判也会减弱。”这位精于算计的“老狐狸”,既想制衡报社,又想利用媒体。
  多方较力,报社进退维谷。《社长室之冬》的剧情令人联想起早前热门美剧《新闻编辑室》。但写实的背景和日本媒体生态特色,赤裸裸地呈现了当下传统媒体在互联网冲击下的生存困境,令业内人士大呼“感同身受”,引发热议。
  众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报纸王国。这个面积狭小的岛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报刊读者群,《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曾以过千万的发行量高居“世界十大报纸”榜首。
  然而,如今是网络时代。“互联网尤其是智能手机的普及,令人们不知不觉地不再通过纸质而是经由屏幕来获取新闻。新闻不断被转载,不再受到时间的束缚。人们不再为了获知新闻而苦等晨刊。”《社长室之冬》的这段开场旁白,直接戳到了传统媒体的痛处。
  源自日本新闻协会2016年的数据显示,自2000年到2016年,日本的报纸发行量呈持续递减趋势。比如综合类报刊,2000年发行总量为4740万份,2016年则跌至4000万份以下。剧中,《日本新报》4年发行下跌100万,几乎是报业大佬读卖、朝日的真实写照。
  有评论认为,多数日本报社虽然也顺应潮流时势,开辟了电子化战场,但对应滞后,在新旧媒体大战中一直处于劣势。“他们仍以‘纸’为中心,所谓的新闻网页不过是纸媒的另一载体,从内容到版式都没有为新媒体读者考虑,甚至还有不少报社的电子新闻是仅向纸媒订户提供的”。
  电视剧中,社长室的南康祐和青井有过类似的争执。南康祐认为,用双脚跑新闻的才是真正的记者,纸媒才能传播真相。青井完全不以为然,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把挖掘到的真相传播出去,而网络的速度和扩散力都是无敌的。“只有纸质才能传播真相?别自恋了!只会沉浸于历史优越感的组织肯定会消亡”。
  都知道形势紧迫,都明白转型迫在眉睫。“报社即便仍想留住纸质媒介,也必须决断地投入到新媒体板块了。否则未来世代更替,新兴媒体很可能在新闻报道上彻底取代传统纸媒。” 有评论称。但依靠专卖店制度和投送到户体系建立起庞大纸媒帝国的日本报社,想要壮士断腕,谈何容易?
  《社长室之冬》的结局是灰色阴郁的。尽管管理者认同纸媒最终会被淘汰,趁机求变是唯一出路,但在多方反对势力的阻挠下,这桩日本最大报社收购案终告流产。新报选择与电视台联盟来力挽狂澜,然而这场合作也陷入了“全员败北”的结局。妄图操控媒体的人物隐退,报社的发行营收持续降低,大规模裁员仍然无法避免。
  《社长室之冬》说的是日本纸媒的故事,反映的却是全球纸媒共同面临的艰难抉择。这是个沉重的话题,却是必须直面的残酷现实:纸媒的春天没有到来,各位任重道远。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主办: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  协办:南方新闻网

Copyright 2013 www.gdjx.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记协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ICP 经营许可证号:粤ICP备1307212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